广州围棋吧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教点导航荔湾区|越秀区|天河区|海珠区|番禺区|白云区|黄埔区|花都区|增城区|从化区|萝岗区|南沙区|

查看: 181|回复: 0

六祖故里不问禅,新兴挑灯忘柯烂-黑白初识近大道, 俊鹏无翼滴石穿(转帖)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8-10-6 22: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国庆节前,很多人计划出游的目的地,
广州棋界知名人士余总邀请我国庆期间同去新兴县与棋友相聚,
顺便与他轮流开车,我向蒙余总照拂,自然不敢拒绝,
当然能傍名人,也是人之通病,我当然也不例外,因此欣然同意。
在去新兴之前,出了一点小风波,
有人在棋友微信群里发了一封邀请函,这邀请函是新兴方面发的,
内容大意是邀请麦老英雄率领广州众棋界人士,去新兴以棋会友、大战数番等云云。
其它内容我记不住,倒是“老英雄”、“率领”这字眼刺激了我,
老麦率领余总,而余总率领我,我成了老麦附从的附从了,而老麦是我手下败将。
我在棋友微信群发了一篇文章,大意是余总无论从知名度、对棋界的贡献、棋力、战绩,
都在老麦之上,鼓动余总不认老麦这位“带头大哥”。
当然文中扬余时必然抑麦,老麦显然对我的文章感到有点不爽,
但我所说余总的几点优势也客观存在,更兼那邀请函出来后,
老麦没有按中国国情或习惯谦虚一番,说自己不敢率领一众高手,己然落了后手,陷于被动。
老麦写了一篇回复函,函中展示了老麦的文字功底,
其文采在微信群获得诸多点赞,老麦让大家知道,
或许以上数点不及余总,但文采却能略胜余总一筹。

2.jpg

在新兴回来的路上得知,老麦说也曾砍过网络7、8段棋手,
虽然比赛成绩不佳,但广州多名成名高手被其砍翻,吹水的资本不输余总。
我注意到老麦的回复函中有一行字,“随从李东先生、有余等一行”,
这句我很满意,也就是老麦和我身份相同,都是随从。
新兴县围棋领头人冯俊鹏,见广州这边闹出动静,
亲自写了一封邀请函,率领人改为“李东、余总”,也不再提“老英雄”,因此风波停歇。
李东曾是厅级干部,知名度也不低,由他率领自然无人有异议。

13.jpg

9月30日早上9点,我们一行四人从广州出发,期间因余总走错路,多转了几圈,
从佛山到新兴段,路边都是连绵的丘陵,满眼绿色,心情稍好,12时到了新兴。
新兴棋界三博士之一的冯俊鹏,在饭店为我们接风,新兴其他几位棋界人士在座。
加上这次,我去新兴三次了,都是冯博士接待我,
我特别想说的是,冯博士点的菜,很对我胃口,他几次点的鱼头豆腐汤,我很喜欢,
我在广州去饭店吃饭,别人点的汤都是鸡汤呀、鸭汤呀等等,不好喝,
鱼头汤不仅汤鲜美,鱼头吃起来也好吃,不象鸡汤中的鸡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据专家测定,鸡肉中仍有百分之七八十的营养存在。
我观察在座几位,都喜欢喝鱼头豆腐汤,一大瓦罐都喝光。
鱼头豆腐汤中放有香菜,可解腥味,广州很多人不吃香菜,还好众人无人挑出香菜来。
还有一道六祖斋的菜,其中的腐竹,很地道,不象广州的那些腐竹没有小时候的味道。
饭罢,大家去翔顺棋院棋聚,
余总一人号了两位重量级人物,冯博士和严博士,余总以一对二,冯和严下联棋,
我抽空看了他们的棋,不知是不是为了友谊第一,余总和严博士争相出勺,
仅看棋谱,让人无法相信那些棋是网络6、7段的人下出的,倒是冯博士这个网络5段发挥正常些。

14.jpg

去新兴本应找新兴棋手下,而老麦盯上我,
想是我那文章说他棋力不怎地,要和我分个高低,
结果我三比一胜了他,此胜率和之前的战绩相当,
老麦喜欢快棋,我也是快棋强项,以快打快,他没优势。
我们正酣战中,严博士带了一个温婉的女子进棋院,
介绍说是新兴女子第一高手,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我老婆”。

15.jpg

余总除以一敌二外,还一对一和冯博士、严博士下,
余总对冯胜多负少,对号称云浮第一的严博士,则输多胜少,
想是严博士欢迎仪式已过,或者被我说的棋太水,不好意思,终于正常发挥。


余总后来和当地象棋好手下象棋,二胜三负,从棋的质量看,也足以说明余总双枪将之名不虚。
我乘此间隙,始得和严博士下,严博士和我下,
没有象和余总下那么放水,也没有“欢迎仪式”,直杀我几盘,
我是胜少负多,严博士想来知我是小角色,不用如余总那么顾忌。
我以快棋著称,用时不到对手一半,但和严博士下,每盘棋都时间紧迫,可见其棋力之强。
和我下得最多的是当地一年轻人,下巴和唇下各有一小撮胡子,很有艺术范。
他的棋布局还可以,但一到中盘,大局观差,战斗力明显和我不是一个级别,
记得有一盘,两块大龙对杀,我大龙有一眼,他大龙无眼,有多口公气,
他执着要杀我大龙,我脱先数手,他收气到最后发现自己一串“接不归”,
我就算再脱先二手也不能吃我,遂认输。
晚上,老麦终于等到了“大华兄”,
他是新兴县领导,也是他向老麦发出的邀请函,
他与老麦交手无数,胜少负多,视老麦为“英雄”,也有一定道理。
老麦退休后每天与棋为伴,熟练得很,
而大华仍在职,明显疏于战阵,每步棋都认真思考,用时比老麦多得多,
我在旁边看他时有长考出臭棋的。
大华下棋时喜欢念念有词,这步怎样,那步如何。

16.jpg

我本来也想剑下斩“有名之鬼”,无奈老麦号着大华,有余号着冯博士,只能时不时望向他们,眼光中多有渴望。
晚餐后我去商场买换洗衣服,其他人先行去棋院,
我买衣服后在大街上等了好久,也不见出租车,
连很多县城常见的拉客三轮车和摩托车,也一辆不见。
后来决定自己走回去。冯博士发了定位图给我,
可是在其他地方很管用的定位图,在新兴却用途不大,
首先是图上没有街道名称,
第二是定位图上标的是一些小商店,那些地标建筑反而没有,
第三是棋院地址没有写明是哪条街多少号。
距离不远,我最近时走到离棋院不足百米,可我问多人是左转再右转,
可到了那一头,别人又说因当在另一头,很是心烦,
最后还是棋院的副院长骑摩托车接我。
从以上可看得出,新兴县生活节奏慢,外来人口少。
晚上我等来了对手,更确切地说是对手找到了我,等到了我。
上次香港、深圳、广州、新兴四地围棋赛,我四战四胜,
有一盘棋就是对上今天这位,我执黑前几十手已死一条大龙,
而且全局棋薄,有三处大官子,我走只连回残子,对方走则长目,对方领先四十目,
但我后半盘奋勇拼搏,永不言败,三处大官子都被我抢到,后大龙死而复生,终于逆转胜。

四地围棋赛,广州队得了冠军,回来后庆功宴上他们让我发言,我当时没发言,
其实广州队得冠军的最大意义是,参赛队员实力不强,
象我这位全胜棋手就不昨地,其他队完全也有希望,不致于让其他队失去参加的兴趣。
这不,新兴这位棋手,被我逆转胜后很不服气,心心念着为自己正名。
他一上来,就想围杀我大龙,全用蛮力,技术变形严重,可见其报仇心切,
或许我上次的表现,让他严重轻视我,以为随便可以战而胜之、攻而杀之。
但几盘下来,我被围攻的大龙不死,他包围我的大龙反被杀,每盘都很快中盘告负。
他自知状态不行,只好早早退场,
第二天也不在再出现,估计再也没有和我争雄之心。
据冯博士说他是云浮第五名,这名头让我多少有点吹水的资本和谈资了。
唯一不和我争对手的是李东,他和其他棋手分先下,少见败局,吴局长和他下各有胜负。
在广州经常被人指导的他,在新兴也指导起别人来,他和严夫人下了几盘,都明显强于对手,看他指导起严夫人来,很是受用。

17.jpg

30号晚战到凌晨3点,各自归去。
当晚余总和我同处宾馆一室,余总这时体现他另一身份——
“余大师”,又是打坐,又是冥想,动作不断,加上他感冒鼻塞,时有空气通过鼻子的急促声音发出,很是影响睡眠。
1号早上九点起床,吃过早点后去饭店开战,前晚已经带了几副棋。
我乘余总感冒,找他下了几盘,无奈余总虽身体不佳、睡眠不好,却仍表现神勇,被其连砍几盘。
1号中午,大家就在下棋的饭店吃午饭,严夫人带了两个小孩来坐我旁边,小孩吃饭时跑来跑去,增加了乐趣。
我后来得知,严博士和夫人都不是广东人,却远来新兴谋生,着实不易,严博士一人养五张口,还要还房贷,压力可想而知。
听严博士说夫人是其高中同学,两人走在一起属于感情多物质少的类型。
我每次遇到到严博士,都见到其脸上浅浅的微笑,在他看来,有老婆,有孩子,有围棋,这就是快乐,就是满足。
冯博士为了推广围棋,也为了给严博士分担压力,成立棋院,让严夫人在棋院担任围棋教师,彼时严夫人围棋巩怕才刚入门吧?

18.jpg

中午仍在吃饭的饭店下棋,
晚饭期间,冯博士谈起新兴成立围棋协会的曲折过程,多次去民政局申请未获批准,
后来改了协会章程,再后来还是大华这位县领导还有吴局长(曾在教育局任职),亲自上民政局,始得获批。
新兴县成立云浮地区第一个围协会。
冯博士成立两家棋院,一是圣心棋院,二是翔顺棋院,圣心处于城郊结合部,学生却远比县城中心的翔顺棋院多的多。
圣心棋院曾为全县中小学教师做围棋培训,冯博士都亲自上讲台讲课,即便为小学生上入门课,冯博士也亲自上课,棋院收费标准很低,一课时不到50元。
旅行无非就是为了遇见有趣的人,无非就是遇见有趣的事,
而冯俊鹏就是有趣的人,遇见冯俊鹏必然会发生有趣的事,
而下围棋我认为就是有趣的事之一,朋友们,有时间不妨去新兴去看看玩玩。


晚上去圣心棋院为冯博士庆祝生日,很多学生及家长挤满圣心棋院,
我在下棋时很多气球飘过来,也有学生跑来跑去,大声叫喊,
余总在这样的环境下下棋,输棋肯定是有怪头和理由的,
我在这方面比他强多,棋照下,棋的质量也不受影响。
余大师修行还是不够,意志不坚,抗干扰能力弱,还不如我这个不修行的人。

19.jpg

生日时唱歌弹钢琴,不过我们几人都只专心于棋盘,没留下啥印象。
吃完生日蛋糕,我则吃水果,冯博士要我和学生下指导棋,
我以一对三,三位学生棋力有业余初段,分先我大胜他们,他们三人棋力不高,
但有一点给我印象很深,就是每一步都认真思考,不下随手棋,养成思考习惯,
我认为是棋院的最大成功,就是学生的最大收获。
老麦指导两个学生,我因无暇他顾,战况不知。
下完指导棋后好累,严博士请我让三子指导他老婆一盘,我没答应,
想来我对新兴围棋感情还是不够深,没贡献,这也是我写此文的原因之一,以此弥补一二吧。
生日活动结事后,大家又转翔顺棋院再战,
余总还是号着冯博士和严博士,老麦还是号着县领导,
只有我还是对上非重量级人物,李东仍然找和他水平对应的棋手。
1号结束的较早,不过也有晚12点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起床,严博士和夫人来宾馆找我们,严博士要去江西老家参赛,顺路坐我们的车去广州,冯博士有事去四会,早上没来送行。
回来的路上我和严博士轮流开车,到广州后,余总又和严博士几番大战,严博士是为了比赛备战,余总是想为自己正名。
新兴一行,广东棋文化促进会邓会长、邓院长嘱我一定写一篇文章记之,宣传一下新兴围棋,
余总也嘱我写一篇文章,又说我文采了得,非我莫属云云,看我有所动,又许以稿费,
我在其威逼利诱下,决定写下此文,以答谢新兴棋友,答谢冯博士的盛情招待。
文章结束,仍意犹未尽,特作诗一首:
国庆行
六祖故里不问禅,
新兴挑灯忘柯烂;
黑白初识近大道,
俊鹏无翼滴石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手机客户端|Archiver|广州围棋吧 ( 粤ICP备15017243号-2 

GMT+8, 2018-11-13 04:10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